Bulk-Onweb  屹立散料机械在线
 

首  页
散料机械 
堆取料机
装卸船机
皮带运输机
均化设备

综合质量

技术论文
技术论坛
专利发明 
新产品
喜爱网站
随笔小札
English

 

首页->随笔小札(二)                老知青回乡记

原创: 李毅民 By LiYimin 2021-6-25  

  从四十六年前作为知识青年上山下乡到农村去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三年后返回城市至今一晃 四十多年就这样过去了。

  1977年12月1日2日在乡下参加高考,1978年2月入学。记得最后一次去乡下的时间是1979年的春节前。那时在生产队有些事情未完全办完,所以,上学后去了最后一次,以后再也没有去。曾有几次想去可因种种原因未成行。

  转眼间自己退休都已经五年了,这十几年一直想去一次乡下,很想见见那些老乡、老朋友、老同事。想在有生之年见见那些好友。也许有些好友年事已高,不在了。对自己而言,这个做 知识青年时期的乡下也可算是我的第二个故乡。虽然现在并没有亲人在那里居住,可那毕竟是我曾生活和工作过的地方。

  2021年春节后就开始计划前往了,而间隔的时间太久对那个即熟悉又陌生的乡下很多年没有联系了。写封信联系一下可能太慢,信的内容还有些局限性。找警方联系或许又太严肃了。最后想到了找党 、找政府。上网查找电话号码,通过市政府的基层政府的电话表查到了我四十多年前曾居住过的村子的村委会电话。一天,我给村委会打了一个电话,接电话的正是这个村的支部书记,我向他做了自我介绍说明我是谁 ,我想做什么。他很热情的与我交流,并介绍了我所关心的村子里的人和事,我们通了两次电话。我很高兴遇到了这样一位热心的书记接受一个知青老人拜访做知青时的乡村的电话咨询。感谢村支部书记的帮助促使我的这次行程顺利实现,这也使得我多年的梦得以实现。

  五月的一天,坐了不到两个小时快速的火车,然后又坐了不到一小时汽车,到达了我阔别了四十多年前曾经居住生活过的村子。

  四十多年,弹指一挥间,乡下的变化确实太大了。

  村子里的那条主干道变成了一条笔直道路,不再拐弯抹角了。

  农作物的劳作方式改变了,人们不像过去那样为种地而特劳累了。

  温饱的问题基本解决了,人们不再饿肚子了。

  水果、蔬菜等合作社解决了农民的销售问题。

  新农合的医保报销比例提高了。

  大量的农家学子上大学毕业后进城了,一些老年人扑儿女进城了,农家住宅空闲房增加了。

  到曾经教过学的小学校去看看。村办小学取消了,小孩子上学坐班车到镇上上学了。

  屯与屯间的道路基本都硬化了。

  老乡们现在过河基本都走桥了。

  记得那时在学校教学的时候,刘屯一个一年级的小女孩不想念书了,说家里没钱。我到她家里家访,看到的是家里只有一条破被子,炕席都不完整。仅仅因为五毛钱的书钱交不上就不念了。我给了她五毛钱交上书费得以继续念书。那时,没钱,农民是多么困难呀。

  那年,屯子西侧那时有一个大口井用来浇灌附近的少量水田。一日,屯子里的一个小男孩不小心掉进大口井里。大口井不太大,井口直径大约有5-6米,井水是满的。小孩子在里面挣扎,四肢快速的摆动着。我听到喊叫声快速跑过去,侧下身伸手把他拉了上来。一会,小孩子的妈妈慌慌张张地跑来。说声:“谢谢!”然后把小孩领走了。现在,那孩子现在应该有快五十岁了。

  那时候在乡下我所认识的年纪大些的部分好友、老乡或同事现在已离世了。

  常言道:季节不饶人,那是对植物。对于人,其实时间是也不饶人。随着时间的推移,人们都会老去。见到了已故好友的亲人的落泪,自己不免也很受感触而伤感。人生短暂,健康是金,生命可贵是任何时候都不变的真理。

  因在乡下停留时间的关系,未见到太多的乡亲。好多想见的乡亲没见到,但见到了的乡亲都会彼此感觉到很高兴和很愉快。农民是淳朴的,勤劳的, 热情的,善良的,诚恳的。

  逗留时间短暂,但所见到的人好像就在昨天认识的一样,没有四十年之久的陌生感。或许这是我自身的感觉。

  总之,面对曾经生活,工作,居住过的乡下。虽然那时的居住时间不算太长,又过了四十多年。面对着那片土地,面对那些老乡,心里总有着难以割舍的情和意。

  我爱那片热土!

  我爱那些乡亲!

  这是真的!

 

 

 

Copyright @ by 《屹立散料机械在线》